新宝gg

官方网站

示例图片三
新宝gg > 新宝gg网 > 建筑人生

苦 乐 年 华

2019-03-28 14:59:47 官方网站 阅读

苦 乐 年 华

屠孝军(公司机关)

17 岁那年,我正读高二,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我想趁暑假打工为家里减轻负担。

上世纪80 年代初,打工潮刚刚兴起,并不需要太多技术,只要能吃苦就行。劳动密集型、工作强度大,是当时打工者的“标签”。

在湖北随州淅河铁路段工作的小舅“关照”下,我如愿以偿谋了份工作———上铁路线打石镐。挥舞钢钎铁镐,凿开碎石,撬起铁轨,搬开枕木,塞入石头捣实,回填土方保证平衡,朝五晚六,循环往复。

烈日炎炎,铁轨“体温”高达50 多度。面朝铁轨背朝天,人如同在铁板上被“生煎”。为避免烫伤,我不得不“全副武装”,用帽子、外套、长裤、手套和胶鞋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白天衣服被汗水浸透,晚上又自然风干,结晶的盐与皮肤“亲密无间”,晒脱皮、起血泡更是家常便饭。

一天下来,几近虚脱,我曾不止一次有过放弃的念头。然而每当夜深人静时,怀揣当时十分可观的4 块钱日薪,手捧喜欢的书本秉烛夜读,憧憬不再为学费、生活费发愁的高三生活,我咬咬牙就坚持下来了。

机会总是眷顾努力的人。一天中午,一列拖沙的火车在淅河火车站如约而至。“装满一节载重60 吨的火车厢能挣12 元”的消息不胫而走,工友们纷纷摩拳擦掌,准备“啃”下这块硬骨头。由于平时干活不怕苦不怕累,我争取到了僧多粥少的“承包”名额。

背着水壶、揣着饼干、扛着铁锹,我大步流星赶到火车旁。车厢又高又长,高过我瘦弱的臂膀。堆成小山的沙须一锹一锹从平地铲起,乘着振臂一挥的“东风”,斜斜地在空中划出道道抛物线,越过足足1.5 米高的厢体,稳稳地落在车厢里。

周围的工友干得热火朝天,我也不甘示弱,甩开膀子铲起来。1 小时、2 小时、3 小时……我渐渐感到体力不支,双手也像灌了铅一样在微微颤抖。“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”执着而倔强的我在心底默念着,稍事休息后又迅速投入战斗。

其它车厢接二连三宣布满载,而我仅装了不到一半。夜渐深,无底洞般的车厢一点点吞噬我的力气和耐心。“如果有人能帮帮我,该多好啊!”想归想,但终究不可能。沙堆旁边并无他人,小舅也因事外出,仅剩缺水少粮的我在苦苦支撑。

“孝军,还没装完啊?快零点了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我惊醒。我连忙答道:“小舅,还差点呢,您先回去休息吧。”我加快铲沙的速度,委屈的泪水如溃堤般奔涌而出。

小舅从我手中接过铁锹,攀上车厢,责备道:“傻小子,够了够了,中间堆那么高干啥?往四周铲平就行了。”不一会儿,沙子与车厢四周的标杆线平齐。他跳下车厢,心疼地抚摸我满是血泡的双手连声说:“好了,走吧,累成这样子,赶紧回去睡觉吧。”

“谢谢小舅,您先回去吧,我收拾一下工具就走。”望着小舅远去的背影,我长舒一口气,不禁瘫软在地上。喝完水,啃了几口饼干,体力也恢复了一小半,天上的星星朝我惬意地眨眼,心里不由得打起了小算盘:暑假快结束了,挣的钱应该够高三的开销了。母亲的衣服破得不像样子,再干几天,给她也添几件新衣裳吧。

扛着铁锹,我慢慢消失在茫茫夜色中……

 


Powered by  ©2017-2019